假如连上厕所都成问题的一个主治大夫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9-11-09 07:33    次浏览   

那做什么事呢?第一,提高整体的社会医疗的水平,保障水平。现在水平太低,农民一年能报销的医药费,说白了,发烧、感冒,如果身子弱点,经常发烧、感冒,都支付不起。第二,将我们有限的优质医疗资源进一步平衡化的分配。比如说我们的三甲,集中在三甲医院的优质医疗资源能不能通过多点执业的模式,让资源盘活,使更多的专家能够为患者提供优质的医疗服务。当然,归市场的归市场,归政府的归政府,就是基本医疗和相对来说能够用市场化提供的优质医疗服务,我们要确定一个明确的边界。就是基本医疗,国家要承担的和社会提供的优质医疗,用市场化手段解决,一定要确立一个制度。就是服务大众的医疗,一定要把药价、(审质)费降下来,使老百姓能够享受到这样的国家福利。

当然,在这个前提之下,未来的医疗事业要做几件事,来缓解我们看病难、看病贵。只要这个缓解了,医患矛盾就自然缓解了。现在有人解决问题就是头痛医头、脚痛医脚,说医患矛盾这么集中,那我们就要建立医患关系,或者医患纠纷的第三方调解机制,完善社会保险,社会医疗保险。我跟大家说,在根本的医患,医疗矛盾,医疗体制改革没有推进之前,这些招数不会发挥预期的作用。我们的大夫还有可能带菜刀上班,值夜班。

有一次,我发烧38度多,将近39度。去急诊,烧得脑子晕,到了协和医院急诊室,愣没有地去坐,靠墙站着。为什么?急诊室的凳子都是来自全国各地,衣衫破烂,还带着大包袱小包袱的外地的患者。当时我跟医生也有一个有趣的对话,我说的是十年前,医生说你这点病为什么不到社区医院?我说我的大夫老爷、护士姐姐,我那是新社区,我那只有宠物医院,你觉得靠谱吗?给狗看病,能给人看吗?

这样的矛盾引起了社会、媒体方方面面的热议,这事两面说。一方面,可能是我们个别的大夫、护士,医风、医德,包括医疗水平有待提升。但我强调个别的,我接触的大夫、护士多,我们家里人也有从事这个行当的,多数都是有血有肉,你别把他当圣人,他也是普通人,有着普通人的喜怒哀乐,承受着普通人的压力,甚至在经受着普通人难以承受的一些委屈。

先给你讲一个故事。2013年可是中国医患纠纷,尤其是恶性事件频发的一年,不是医生被打,就是护士被当地官员打成瘫痪。这样的话,医生总还得坚守岗位。我不是为医生说话,我是在描述一个真实的状况。北京著名三甲医院现在已经开始加强保安力量,而且外地的一些地方有一些医院警察开始入住。当然,我们的警力毕竟是有限的,那怎么办?我们的医生开始当自强了。怎么当自强?我认识一个值夜班的大夫,你知道他拿着什么值夜班吗?不好意思,菜刀。腰里别一菜刀,出门防歹徒,入门防患者。还有一些医生开始加入各种班,跆拳道班、武术班,成为弘扬中国武术一个中坚力量。为什么?他没这么高尚,防身。

彻底深化医疗体制改革,提升公共医疗服务的水平,建立一个符合中国国情的整体的医疗改革方案,推出一个符合中国国情的整体医疗改革方案,已经是当务之急。在我们的医患关系中,我想说一句。在我们的医患关系中,我想强调一个人,这个人叫南丁格尔,她创办了现代护理学,她有一个外号叫“提灯女神”。什么意思?医生的天职不是多挣钱、多出名,而是救死扶伤。我们所有现代的医学毕业生,都是朗诵着希波克拉底誓言从事这个行业的。

我再给你举一个例子,中国的医院尤其是北京的三甲医院,主治医生可能是这个社会生活压力、工作压力最大的一批人。你老说他态度不好,我给你举一个例子。中日友好医院、协和医院这样的大医院,一个主治大夫给患者看病,都挂专家号,给患者看病,一上午连上厕所的时间都需要挤出来。因为在他们内心深处,患者来一趟不容易,能看一个就看一个,上厕所都成了“奢侈品”。但是我也同时给你说一句,假如连上厕所都成问题的一个主治大夫,能对你嘘寒问暖,让你如沐春风,那也是不现实的。他的目标就是多看个病人。我说这话的意思,中国的医患矛盾在一个灰色的大背景下展开了。什么灰色的大背景?医疗资源的极度不平衡。十年前,中国国家通讯社——新华社就发表了一篇文章,标题挺有意思,叫《全国人民奔协和》。有很多农民兄弟翻山越岭,带着干粮跑到协和医院看病。先不说治疗费,先别说看病贵这事,光是交通费、食宿费都是农民兄弟难以承受的成本。

但今天,我们面临的状况没有那么悲观。为什么?2009年以来,我们的新医改还是取得了显著的成绩。按照卫生部部长陈竺的说法,中国的新医改,2009年到2011年三年,咱们投入了多少钱,八千六百个亿。主要干了四件事。第一,叫扩点。什么叫扩点?把基层的医疗网点给建起来。现在我们每个乡村都有卫生院。第二,扩面。什么叫扩面?基本医疗的覆盖面达到了95%以上,农民也有新农合。这个工作。第三,降价。什么降价?建立国家基本药物目录制度,把药价给摁下去,以药养医这个模式今天还是有一定的缓解。但是有一项工作没有推进,或者推进不利会成为今年两会医改工作的重中之重。叫什么?深化公立医院体制改革。如果不改变目前的公立医院这种体制,使它符合以医养医这样的大趋势,建立现代医院的治理结构。因为所有的牛人、牛医生、牛护士都集中在这个地方,不可能服务全社会,更有效的服务全社会来缓解医患的矛盾。

为什么推进的速度慢?这有深层次的一些原因。我今天只讲一点,你懂得。什么一点呢?你去查一查咱们医院的,尤其是北京的高档医院,常年赖在病房里不撤的那帮人是谁,你就知道阻力是谁。这帮人,我就是不说他是谁,通过这节目,我让他脸红。就是因为他们占据了更优质的医疗资源,让老百姓看不起病,看病难。他们不是根本,也是加剧者。

而享受更优质服务,用市场化的手段来解决。解决这个钱,有一部分税收来反哺公共医疗。而我们整体的公立医院,名义上叫公立的,实际上它开着特需门诊。为什么它开着特需门诊挣钱呢?因为公立的投入到三甲医院的钱根本不够他养活整个队伍,更不够他引进最先进的设备。所谓逼良为娼,逼上梁山。大家都听过这术语吗?所以在一个扭曲的体制下,它就变成了人妖型的医院,就是有人的名字,干着妖的事。

最后的一点忠告给你们,无论你们面临的压力有多大,无论你们是不是带着菜刀在上班,当患者的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,他们最后的指望就是您,希望你能做出正确的选择。这跟制度无关,跟医生本身这个职业有关。